出于对模特的关爱 设计师该考虑大码样衣了

为了卖出更多衣服,时尚品牌接二连三地在尺码上大做文章,可走台模特就没有这么好运了。为了把自己塞进超小号样衣里,她们常常会饿个半死。

如果说模特肤色多样化是CFDA(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)近年来的奋斗方向,欧洲则与体重较上了劲。距离伦敦时装周开秀的前一周,英国女性平权党(Women's Equality Party)呼吁设计师应该做两套样衣,其中一套要在12码以上。

他们的理由颇为充分:“设计师的登台秀款尺码过小,以至于模特饿个半死才能把自己塞进去。”这可不是什么玩笑话,至少BFC(英国时装理事会)没有把它当做插曲一笔带过。在英国时装界,12码已经被当做大码(plus size),大部分走台模特身着英国版0码——虽然如今每家品牌的尺寸并不统一,但市场上销售的时装通常是从4码开始的。

不得不说,设计师面对顾客时“宽容许多”,甚至偷偷改小码数,抚慰她们对于身材的担忧。根据美国国家标准技术研究所数据,1958年的16码相当于如今的8码。

早在2009年,Vogue英国版编辑Alexandra Shulman就曾经吐槽过时装屋送来的样衣过小,很多模特根本无法穿着。杂志的一份公告里写道:“不合实际的样衣尺寸严重限制上镜模特的可选范围,变相鼓励人们挑选过瘦模特。”对于这一负面反响,时装屋大多仍旧我行我素。

Liz Black
Liz Black

时尚博主Liz Black近来用一组照片控诉样衣尺寸有多反人类。曾经在时尚产业工作8年的她分析称,让设计师坚持小号的原因各式各样:节省成本、希望观众把焦点放在衣服上、与经纪公司推荐的模特相匹配......最后一条听上去有些“鸡生蛋,蛋生鸡”的意味。毋庸置疑的是,产业中各个环节都认为瘦才是理所当然。

去年秋天,8码身材的模特Rosie Nelson曾经被一家顶级经纪公司勒令减肥。“等我4个月后回到公司瘦得肋骨都凸出来了,可他们说还要减。”她一怒之下向法庭递交请愿书,并且在一夜之间获得了超过5万个签名支持。“本来提供的衣服就很小,”Rosie Nelson在接受《每日邮报》采访时说,“而且在长达10个小时的拍摄过程中不能进食”。

Rosie Nelson

与之相隔一道英吉利海峡的法国率先通过新法案,禁止超瘦模特参加时装周或时装拍摄。以色列、意大利和西班牙也已经出台了类似规定,以避免模特患上厌食症或饮食紊乱症。

截至目前,英国还未有相关法规。不过广告监管局承担起排查大任,Saint Laurent 2015年春夏大片因模特“不健康”的过瘦形象被禁止在英国媒体上刊登。画面中,模特儿肋骨十分明显、大腿与膝盖呈现一样的粗细。同样,Gucci去年12月的一张广告大片也被点名批评,“模特儿脸部的表情阴沈,脸上的妆容阴暗,特别是眼睛四周,使她看起来很憔悴”。

Saint Laurent 2015 春夏系列广告片
Gucci 2016 早春系列广告片

 

猜你喜欢